巫山无介苏

盾冬 职业冬吹 卷老师支持者 墙头众多

再见到你 -2- 【jewnicorn】

第一章


  Jesse还没有习惯伦敦的天气,外面雨后湿冷的空气黏在行人的身上,他们都紧盯着脚下的路,时刻注意着路上的小水坑,以免溅到裤子上。Andrew和他走在人行道上,他们在回Jesse家的路上。

  吃过饭后Andrew并没有主动提出离开。他低着头不停不断地搅拌着自己的汤匙,有那么几撮没有捋顺的头发落下来,随着他的动作一起一落。

  Andrew不喜欢喝汤,不管是罗宋汤,洋葱汤还是蔬菜汤,凡是沾上水的东西他都不喜欢。他更没有多喝水的习惯,经常是渴的不行才会拿起矿泉水灌上几口。更不好的是,Andrew还很喜欢吃甜品,饼干那种热量很高,又没有水分的东西。只要Jesse和他呆在一起,就一定会在自己喝水的时候让他喝几口,Andrew总是不情愿的撇着嘴,即使喝完了还要抱怨几句。就像个挑食的小孩一样,Jesse想。

  直到热气全都消失在上空,Andrew还是没有要喝一口的打算,他在等Jesse开口,他很想知道Jesse会跟他说再见还是其他什么。这五年里,他们很少再见过,有的也只不过是手机上几条每逢节日,生日时发给对方的短信。Andrew不是不想跟Jesse联系,他太想了,就像是想吃曲奇饼干一样的想,但是他也像拒绝曲奇饼干一样拒绝了Jesse,这样说让他很伤心,但他的确这么做了。

  Andrew经常会嗓子发炎到咽不下东西,他很清楚那是因为自己吃了太多的曲奇饼干,喝了太少的水。Jesse以前经常会要求他多喝水。Jesse还在身边时Andrew每一次都需要他的提醒才记得喝水,但Jesse离开后,他就清楚要自己照顾自己了,没有人再去在自己不喝水的时候生气的头发都要炸起来了。这五年里面他只有在想Jesse想到无法摆脱这种情绪时才会吃点曲奇饼干,不是吃一点,而是吃一盒,一整盒的曲奇饼干。Andrew记得很清楚这五年里面,他一共吃完了九盒曲奇饼干。

  “Andrew。”Jesse看着Andrew的嘴角不断向下,他不清楚Andrew又想到了什么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Andrew的身体抖了一下,他有点没回过神,看着Jesse的眼神里,像是有水气一样雾蒙蒙的。

  “放过那碗汤吧,你也不会喝它的。”Jesse看了眼时间,已经快八点半了。“有点晚了,要不然今天你先住我那里吧。”Jesse很清楚如果Andrew想要走,他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回家,毕竟他对伦敦比自己了解多了。但他那些压抑了五年多的情绪好像无法再妥协了,从再见到Andrew的那刻起,他就无法忽视内心一直叫嚣的声音:靠近他,拥抱他,吻他。

  Andrew有点震惊于Jesse的邀请,记忆里他并不是一个非常主动的人。他能听到自己胸腔里心跳在不断加快,像个初恋的男孩一样,他有点想嘲笑自己。

  “好啊,但你家里还有空房间吗。”Andrew听到空气里自己的声音在轻轻地发颤,他很希望自己超能力可以知道Jesse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  “嗯,你可以睡在我卧室左边的那间,那间的床比较软一点。”Jesse在心里把两张不同的床比较了比较,感觉还是那张软一点的床睡着比较舒服。“那走吧,已经八点半了。”

  路程不算太远,不然那种紧张的感觉可能会把Andrew折磨死。即使是在那段最亲密的时间,他也从未在Jesse家里住过,这是第一次。一路上他都没有抬头看Jesse,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过于紧张的心理让他的脚步有点飘。

  接下来那段时间对于Andrew而言几乎是一片空白的。他的记忆开始于Jesse整理完房间后问他困不困,他没有意识的点着头,原本以为只是“要不要来杯喝的”或者“看不看电视”之类的问题。在Andrew回答完以后他便意识到了不对,他抬起头来想要解释些什么,但Jesse看起来并没什么表情,他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“Good night.”他说完,带上了卧室的门,声音很小,像是刻意不想打扰到Andrew的样子。Andrew僵坐在床边,直到听到Jesse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他才微微的扭动了下脖子,然后一下子扑到了床上抱着被子滚了几下。他为什么要说自己很困,为什么不再和Jesse多说几句。Andrew在床上卷成了一个蚕蛹,一只手在枕头上使劲地拍打着。

  “Well...”这时候Jesse又突然进来了,他看着床上害羞的滚成一团的Andrew有点想笑,但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“如果你半夜起来饿或者渴,冰箱里面有可乐和我今天早上买的三明治...”

  这时候Andrew无比希望自己就是蜘蛛侠,这样就能抬手射一团丝在Jesse脸上让他什么都看不见了。“好...”Andrew闷闷的窝在被子里回了一声,他希望Jesse可以赶快出去,好让他一个人消化消化这些事情。

  “你知道我不会因为这个就赶你出去。”Jesse真的很努力的在憋住笑声了,但他还是看到床上的Andrew把自己裹得又紧了一些。“好的好的,我出去。”这次关门的声音很大,像是要Andrew知道他真的出去了一样。直到另外一个房间的门也关上时Andrew才堪堪的露出了头,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,鼻尖在被子里蹭的红红的,瞪着眼睛四处张望着。这个晚上是睡不好了,Andrew想。

  大概夜里两三点外面开始一阵一阵的打雷,声音并不是很大,但已经足够Andrew吵醒了。他瞪着眼睛看了会天花板,又在床上换了好几个姿势。睡不着了,Andrew一有睡意,便会想起Jesse仅仅在距离这张床的不到十米的距离内。去阳台那边呆一会吧,自己需要吹吹凉风了,他想。

  Jesse开门的声音很小,他不想把Jesse吵醒,这样会让他更焦虑。冰箱在餐厅那边,Andrew轻手轻脚的过去拿出了一瓶啤酒。他有点惊讶,冰箱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,真的只是几瓶啤酒和一个昨天早上买的三明治。他想起Jesse脸上比以前更明显的轮廓,心里很不舒服。

  阳台和餐厅挨得很近没走几步就到了,令Andrew心慌的是他看到一个人影就站在那里,平头,不高,还有点驼背。是Jesse,他突然想起来Jesse已经把那一头标志性的小卷毛剪掉了,说真的Andrew有点想念那个手感。这时候Jesse也好像是感觉到什么一样回头,看到有个人站在自己身后时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  “Relax.”Andrew慢慢走过去,他很害怕Jesse突然从背后拿出一把刀捅到他身上。Jesse紧绷的身体随着看清楚对方,而一点点放松下来,他又重新扭回去静静的看着外面。

  “威士忌?你明天没有话剧吗。”Andrew有点惊讶的看着Jesse手里的酒,还有小半瓶,看来他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。Jesse摇了摇头没说话。Andrew想再问些什么,但却张着口什么都没有说出来。他走到Jesse身边,打开了自己手里的啤酒。如果不能分担你的情绪,至少我可以让你不再感觉孤单。

 

 


评论(4)
热度(18)

© 巫山无介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