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山无介苏

盾冬 职业冬吹 卷老师支持者 墙头众多

再见到你【jewnicorn】

【努力发展成一篇pwp】

【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自己】

周五  6月3日 

  话剧结束后,Jesse从朋友那里听说Andrew的事。

  他来看了自己的演出但没有事先通知,也没有最后告别。

  是不是应该发条短信,或者打个电话,Jesse在想,问问他最近状况,或者其他什么。

  但他拿起手机却又放下。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了,距离因为TSN而认识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年那么多。即使在采访上说着想念对方,期待和他的下一次合作,但现实生活中的联系已经很少很少了。

  Jesse不止一次被问过,为什么不再和Andrew联系。他自己很清楚为什么,但那是无法出口的原因。

  手机屏幕亮了一下,上面显示出Andrew G的来电显,Jesse心里紧了一下,有点紧张的接了电话。

  “Hey, Jesse. 是我, Andrew.”

  “嗯,你知道的手机上有显示”

  Andrew哼笑了几声"是哦,我有点蠢了。"

  Jesse原本想接一句调侃的话,但到嘴边变成了,结束后怎么没看见你。

  “可能是害怕自己挤不进去吧,哈哈,你不知道你的粉丝有多热情,还有几个甚至一看到我就哭了”

  “是啊,她们很热情。”Jesse明白他只是开了个玩笑把这个问题掩盖了过去,但自己不也是视而不见那摆在面前的原因吗。Jesse走到窗边,食指关节一下一下大理石窗沿,外面开始飘雨了,天很阴沉,像是有下大的征兆。

  “Andrew,你还在外面吗?”

  “对,但现在在下雨,我应该很快就会回去了。”

  “我们很久没有见面了”

  “...是的,很久没有见面了。”Andrew小声地把话又重复了一遍,像是孩子吃不到糖的委屈一样。他还是和当初一样的软软的声音,Jesse这样想。

  “这边楼下有个餐厅,我不知道你吃过饭没有,如果...”Jesse的手在窗台上一下一下的敲着,他很久没有见过他了。

  “没有,我还没有吃饭”Andrew没有等他把话说完。

  “那我们一起吃顿晚餐可以吗?”Jesse无意识的在玻璃上画着什么。Andrew迅速的回答并没有让他太惊讶,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可爱,Jesse皱着眉想找一个更合适的词语,但他很快就放弃了,没有什么能再去形容那个人了,任何词语都起不到更加准确的作用。

  “sure,但我想你需要告诉我你的地址”Andrew在电话的那一边笑着,他摸了摸自己肚子,还好刚刚只是吃了一个热狗。



  Jesse没有在着装上花费太长时间,但时间过的很快,当Andrew打电话问他的地方的时候,他才刚刚穿上了鞋子。

  “Sorry,可以在等我一下吗,我想你可以先在餐厅坐一下...”Jesse还没有说完就被门铃打断了。

  “我想我可以在你家里等一下。”

 “well...”Jesse打开门,他看到自己的手有些颤抖。fuck,他想。

  Andrew靠在门一侧的墙上,头发上带着点雨滴,他没有带伞。Jesse有点想去把厕所那条昨天晒过的毛巾拿过来,那上面应该还带着一点能把雨滴融化的温暖,但他只是微微的侧开了身体。他看到Andrew的手微微向上抬了一下,像是要去给他一个许久未见的拥抱,Jesse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要错开身体,他想起来了那段日子,每次的拥抱都像是带着春夏交界那时阳光一样,好像再过一点点的时间就会变得灼热,而Andrew身上的味道就像是大街上充满着活力的高中生一样,有很淡的肥皂和檀木混合起来的味道。现在呢,Jesse有点想知道。

  Andrew用微微抬起的手,把额头上几缕被风吹乱的头发拨到了后面。他不想这样,他想要一个拥抱。Andrew走进了Jesse的客厅却在门口被一双人字拖绊了一下,他有点小失落,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脚下,也没有注意到身后Jesse虚扶了一下的手。

  Jesse房间的摆饰很简单,白色的墙壁,单调的配置,无一不在向别人展示着不是一个长期居住的地方。布艺沙发上歪七扭八的躺着几个淡蓝色的抱枕,是那种比天空蓝再淡一点的颜色,Andrew记得Jesse说过他很喜欢那种颜色。鹅黄色的桌子上有一个做旧的盘子,里面摆着一些苹果和橘子,但是好像已经摆在那里很久了一样,苹果上面已经有了一些不明显的皱纹。

  当他把整个房间都粗略的扫视过一遍后,Jesse已经整理好了,他看着Andrew,没有说话,只是用眼神询问着他,是否可以出去了。

  Andrew眼睛亮亮的,他说“走吧。”

 


评论(7)
热度(29)
  1. ryeong巫山无介苏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巫山无介苏 | Powered by LOFTER